“沉默也会杀人”,柯汶利的新片《默杀》拍在《误杀》前

当年很多看过电影的人应该还记得,《误杀》里破案的关键线索,是那句“给我查他近一年的观影记录”,相信每个豆瓣用户看到这里都会心一笑。这部收获13亿票房的电影也让观众记住了导演柯汶利
《误杀》上映三年半后,柯汶利打开自己的豆瓣,查看网友对他的新电影《默杀》的评论和打分,眼看分数从8.2分一路上升到8.4分,他有点小兴奋。
说是新电影,其实《默杀》拍在《误杀》之前,是柯汶利研究生阶段的毕业作品,《默杀》才是他的第一部长片电影,只是现在才在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的“华语新风单元”亮相。
“沉默也会杀人”,柯汶利的新片《默杀》拍在《误杀》前
上影节期间,柯汶利接受了潮新闻记者的专访。
在马来西亚长大的柯汶利,去台湾上学,又在北京工作、生活,他的普通话里已经夹杂着儿化音,“去哪里就像哪里人嘛”。在他看来这是刻在骨子里的DNA,跟不同人交流就切换不同的模式,“因为我们马来西亚有三大种族,从祖辈开始就习惯跟不同语言、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打交道。”
但一些导演的职业习惯是不容易切换的。
这次专访还有视频拍摄,对机位不太满意的柯汶利直接上手调整起了相机、灯光、甚至房间布局,柯汶利笑着说“我是不是给现场改了个风水”,最后还要助理用手机拍下显示屏画面给他确认,相当严谨。
沉默是可以杀人的
由真实社会事件改编的《默杀》,从一个少女的失踪,牵扯出了校园霸凌、家暴、性侵、谋杀等案件,当母亲敲开一户户破旧公寓铁门背后的秘密,探求现代人的恐惧与冷漠。
创作缘起于柯汶利在硕士班学电影的时候,看到一则社会新闻——女儿放学后没回家,但监控显示女儿已经回到了大楼里,妈妈就一家一户去问,最后发现她在一户人家床下的垃圾袋里。其实邻居们都有听到动静,可觉得可能只是家务事,没有一个人去制止、报警,也没有人告诉妈妈。
“沉默也会杀人”,柯汶利的新片《默杀》拍在《误杀》前
柯汶利大受触动:“原来沉默是可以杀人的。”
他希望改编成电影给大家一些警醒,“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,我们可以伸出援手,用微薄之力帮助一些人”。
柯汶利用两个月的时间完成了剧本的雏形,之后又筹备了一年,参加了一些创投,也找了一些演员聊故事。最终在2018年4月开机,主演们大多是柯汶利上学时的校友,“他们都来支持我,最主要是因为角色也挺合适的,一帮朋友一起创作,气氛很好。”
但因为种种原因,直到去年《默杀》才得以正式完成,也因为是处女作的关系,柯汶利一直在不断地调整打磨,希望电影可以做到最好。
现在,听到业界和观众的反馈都不错,柯汶利还挺惊喜的,“毕竟是这么久之前拍的电影了。这种社会议题的类型片,很容易觉得它过时了,不够当下,不过我觉得《默杀》里讲述的议题,还是挺现代的。”
白天也能拍出惊悚感
作为柯汶利的处女作,《默杀》的完成度相当高,视听语言和叙事节奏都在线,层层反转中还带着对人性和社会的批判。在《默杀》的豆瓣评论区,可以看到观众的各种赞美,“在保持可看性的同时还有个人表达,柯汶利用类型片的手法拍一个有现实意义的片子,新且锐。”
5年前,第一次拍电影的柯汶利,就想做点不一样的。
“一般类型片都希望发生在夜晚,但《默杀》里白天居多,像霸凌、追杀的戏份都在白天,夜晚的场景可能就一到两个。怎么在白天把氛围做到极致,做出惊悚感和悬疑感,是我和摄影师之间的挑战。”
于是我们看到电影中常常在下大雨,潮湿、阴沉的设置凝结成了紧张的悬疑底色。
柯汶利解释,因为当时在基隆拍摄,基隆有一个别名叫雨城,经常下雨,本来拍摄时就遇到很多状况,于是他们干脆把电影里的时间设定为雨季,并配合设计了大量雨戏,一方面氛围感有了,另一方面也不耽误拍摄。
“沉默也会杀人”,柯汶利的新片《默杀》拍在《误杀》前
在人物设置上,柯汶利也有小心思,做了很多翻转。
“一开始你代入的角色,到后来会觉得为什么会这样子。你以为的好人到最后他是个坏人,你以为的凶手,最后你会同情他。每一个角色其实我都尝试着在受害者和加害者之间做翻转。”
电影中还有一个邻居的角色“徐妈妈”,经常“语出惊人”,或者有些出其不意的行为,算是电影的“喜剧担当”,一出场大家都会被她逗笑。
为什么设定这样一个角色?
柯汶利说他想要一种缓冲:“一个电影比较沉重比较黑暗的时候,不能让那根弹簧一直紧绷着。我希望这个有点诙谐的角色,让观众稍微放松一点,缓冲大家的情绪。”
导演就是主厨
拍《误杀》的时候,团队里的人都来自不一样的地方,演员也有泰国的、内地的、香港的、台湾的……怎么自然地跟他们相处,柯汶利的DNA优势就凸现了,作为一个新导演,他能让对他陌生的人信任他,并找到同频的创作激情,后来他才发现这对别人来说挺难的。
“沉默也会杀人”,柯汶利的新片《默杀》拍在《误杀》前
柯汶利像是高阶版的狮子座,他可以迁就对方的个性并融洽相处,在创作上也不霸道。
“我本身很喜欢听别人给建议,我觉得电影是集体创作,不是导演的一言堂。但在创作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坚持,你要怎么去适应他,在他的个性上找到一种舒适感,彼此才能达成共识,我觉得是挺重要的。”
柯汶利做导演的时候更像是一个主厨,把大家的想法综合在一起,并搭配好,才能做出一道美好的料理。
“沉默也会杀人”,柯汶利的新片《默杀》拍在《误杀》前
拍《默杀》时,柯汶利只是单纯想拍一个具有社会写实意义的类型片,而透过更加商业和大制作的《误杀》,柯汶利成长了很多,不仅是在拍摄上,还有导演思维上,他会从宣发端、甚至剧本阶段就开始想,怎么样才能让电影被更多人看见。
《误杀》获得高票房和高口碑后,他也一度迷茫焦虑,有压力,不知道下一部电影怎么做才能更好。
“那时候还没有真正了解自己想要什么,可能每个导演都有这个过程。现在我的心态很踏实,没想开什么大公司,没想追求什么名利,一切都回归于电影本身,一步一步做好剧本,把故事说好,找到好的投资方,然后把电影拍好。”
这次在上影节,《默杀》已经和一些公司洽谈了合作意向,他很期待真正公映的那天。
柯汶利记得上学时老师说好电影不孤单,“我也希望《默杀》是个好电影。”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